如果不得好死是最恶毒的诅咒,一路好走则是最诚挚的祝福。

位置:主页 > S卫生活 >如果不得好死是最恶毒的诅咒,一路好走则是最诚挚的祝福。 > 时间:2020-07-02 浏览:575次 点赞:875条

如果不得好死是最恶毒的诅咒,一路好走则是最诚挚的祝福。

「Thanatology」(死亡学)这个用语,其字根「Thanatos」是希腊神话中「死神」桑纳托斯的名字,传说祂是个美少年,住在冥界,是司掌死亡的神。之后,Thanatology 演变成法律术语的「开立死亡证明书」,属于探讨「死因学」的範畴。

这个Thanatology词彙,是1908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旅居法国的俄国生物学家梅契尼可夫(Élie Metchnikoff, 1845-1916)首创,他于1903年出版的《人的本质》(The Nature of Man)一书中,首先提出了「Thanatology」这一个名词与概念,其定义为「研究死亡与临终的学问(the study of death and dying)」。1912年罗杰尔.巴克(Roswell Park)将Thanatology引进美国,却因为此名称让人觉得宗教气息太重且不科学而长期遭到忽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受到欧陆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哲学流行的冲击,才重新唤起学界注意。存在主义关心死亡和自杀议题,在战后带动了国际性的自杀防治运动(suicide prevention movement),从而促进美国有关悲伤(grief)和哀恸(bereavement)的科学研究,以及讲授死亡(death)与临终(dying)课题的死亡教育(death education)。

1960、1970年代之际,在美国,是诸多社会运动蓬勃发展的年代,死亡教育与死亡觉醒运动也在此时期兴起(1960年代被很多人,特别是婴儿潮世代,认为是20世纪最棒的10年)。死亡教育与死亡谘商辅导首先是在大学开设课程,其后向下延伸至中小学。台湾在1980年代后期,由学者将美式死亡教育引进大学讲堂,1998年被省、市政府以「生命教育」或「生死教育」之名推广至国中和高中职,1999年921集集大地震后,2000年初被教育部列为小学至大学十六年正式教育的一环,教育部还订定民国90年(2001年)为「生命教育年」。

「死亡学」(Thanatology)或「生死学」(Life-and-Death Studies),是一门探讨生命价值与死亡现象的学问,凡一切探究与死亡相关的思想、行为、感受及现象等等议题都包括在内,是属于「饬终学」(佛教又称做「临终须知」或「往生须知」)的研究範畴,进而追求善终的圆满境界,庄子言:「善生者,善死也。」其主要目的是希望以科学的精神及分析方法研究人类死亡的课题,包括与死亡相关的行为、思想、情感及现象的学科,它是一门採用科际合作的观点,探讨与死亡相关的现象及行为的学问,其研究主题包括有「死亡原因」、「生命及死亡的意义」、「临终关怀」、「悲伤历程与哀伤辅导」、「生命权伦理议题之抉择」、「生死教育」、「缓和医疗与安宁疗护」及「生死管理」等等。

生死学是一门科际整合的学问,牵涉到科学、医学、护理学、法律学、哲学、宗教学、心理学、社会学等等层面,企图从理论或实务层面提供生命或死亡的相关见解。这些见解与人类的社会文化脉络所形成的知识系统密切相关,而在生死学的视野来看,人类的知识系统可粗分为三个主要部分:宗教、哲学、与科学,宗教解释人的生前死后,科学研究出生到死亡,哲学则在思想上贯串整个时空,其间的关係正是生死学涵盖的部分。由于大部分的学科都已经将生命的部分做出相当的研究,因此生死学探讨的议题,便有大部分的内容在探讨死亡,有时候狭义的说法会将生死学与死亡学画上等号。

生死学可说是一个人一生的综合缩影之学问,既要「学生」又要「学死」,亦既是说既要生活得有意义又要死亡得有价值,而且生死教育更是活生生的教育,不是死气沉沉的教育。生死学这门课程,希望能帮助同学获得全方位的生死学理论与实务之生死教育。本课程包含着生与死的解构、临终关怀、死亡教育、安宁疗护与宗教救渡等等课题,可让学生了解到生命诚可贵、死亡并不恐惧,进可寻找生命的意义与价值,改善生活的品质与效能,俗话说:「我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我可以决定生命的深度与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