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与鹿港泉人之爱恨情仇(完)

位置:主页 > S卫生活 >《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与鹿港泉人之爱恨情仇(完) > 时间:2020-06-10 浏览:615次 点赞:742条
《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与鹿港泉人之爱恨情仇(完)〈第一篇〉>>>《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族群矛盾下的牺牲者(一)〈第二篇〉>>>《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寻根与彰泉仇恨加深(二)〈第三篇〉>>>《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泉州晋江是原罪?(三)

「顺天元年,大盟主林为出榜安民事:本盟主为众兄弟所推,今统雄兵猛士,诛杀贪官,以安百姓。贪官已死,百姓各自安业。惟藏留官府者死不赦!」

乾隆 51 年 11 月 29 日大清早,林爽文带领三千多人攻下彰化县城,严禁天地会兄弟和民壮在城内烧庄抢劫、欺压百姓,按《平台纪事本末》「……林爽文陷彰北,戒贼众勿焚掠,为收拾人心计。以故贼众屯彰化数日,而民犹安堵……」,因而彰化县城并未上演趁火打劫的暴民事件,城内百姓的日常一如既往。

但攻城杀官已成死罪,于是大伙兄弟一不作二不休,推拥林爽文为各路义军的大盟主,随后林爽文分封王芬为平海大将军,堂兄林泮和好友何有志为左右都督,董喜和陈奉先担任军师,其余兄弟各有官位职责。董喜建议,接下来的攻城行动先取鹿仔港、先保住彰化城,再南下进击诸罗县城,同时间以偏师北扰竹堑、淡水:「计不如径赴南路,而以偏师号召淡水各兄弟之有心者使扰北路。鹿仔港切近彰化,有官兵驻守;今先至鹿港,由鹿港至诸罗,再至府城,其势便」。

林爽文接纳董喜的建议,带三千人率先攻打鹿仔港,清国千总陈邦光等数百清军,自知寡不敌众走避海口。

在没有清国官府保护下,鹿港首富林振嵩为保全商港免于战火蹂躏,于是资助林爽文五千银元军费;一方面王芬曾为鹿仔港八郊总教头,与各商郊过往甚密,且当时林凑还是台湾天地会的会党,因而鬆懈林爽文们的防备之心。林爽文派任原彰化县兵部书办刘志贤驻守鹿仔港,仅留下三百余人防守彰化县城,便带兵浩浩蕩蕩地南下前往诸罗城。

王芬并没有随林爽文义军南下,而是协助扫北将军王作率六百人北扰淡水,沿途数千人响应,气势如虹,同年 12 月 7 日攻下竹堑城。

就在诸罗与竹堑南北双城告捷之际,中部战场却风云骤起;12 月 12 日鹿仔港泉民林凑、黄邦、许伯达、欧立淑、施捷世等三十余人为首,又招牛骂庄粤民帮忙,轻而易举地攻下彰化县城。入城后发了疯似地四处搜杀漳民,焚毁彰人聚落房屋,为避免日后漳人寻仇,林凑等人将泉民尽数搬到鹿仔港,于是整个彰化县城空蕩蕩,形同废墟。

鹿仔港林凑是谁?为何有能力号召上万的泉人和粤民对抗林爽文的义军?林爽文闪电攻下鹿仔港时,泉郊商人林振嵩输银捐饷,不到一个星期,其从子(兄弟或堂兄弟的儿子)林凑却翻脸不认帐、趁虚而入,这是为何?莫非是林振嵩授意他这幺做?

王芬大哥VS鹿仔港商人

1784 年(乾隆 49)鹿仔港被清廷指定为泉州蚶江对渡的正口,成为台湾中部的门户,但在这之前,清国政府曾颁布「渡台禁令」,仅开放台南鹿耳门与厦门对渡贸易,林振嵩(注 1)在鹿港从事食盐的生意,但他并未取得专卖许可,因此必须冒着违法走私的风险(注 2)以赚取暴利。当年从清国往返黑水沟的商船,必须绕道至南部的鹿耳门,再开往台湾其他目的地,如此海上往返,不仅耗时费力、增加运输成本,同时,海难风险无可预测,因此不少商船不顾禁令,私自从鹿港出发,将台湾的米粮货物等直接运到厦门销售(注 3)。

自 1784 年正式开港后,鹿仔港日益富庶繁华,商贾云集,并吸引更多移民前来,隔年 1785 年(乾隆 50 年,林爽文起事的前一年),林振嵩创立「日茂行」经营「船头行」,全盛时期曾是鹿仔港八郊中最大的船头行,在 1785 年至 1840 年(乾隆 40 至道光 20)间林振嵩家族成为鹿港首富。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王芬「…幼时曾认鹿港妈祖当契母…(注 4)」,17 岁于鹿港拜洪门五祖传人洪德谦为师,王芬 20 余岁正值林振嵩崛起之际,被延揽为鹿港八郊总教头,可见鹿仔港几乎曾是王芬的第二个家乡。

王芬 28 岁这一年发生漳泉大械斗,在一份〈宫中档〉水师提督黄仕简呈给乾隆皇帝的奏摺——有关潜回泉州的七个偷渡人犯的口供指出,林凑曾参与这场大械斗:「拏获自台潜回之周烈等七名,或随同械斗,或被胁烧庄,并据供出在台械斗之头人施椿、黄铿、林凑,同往烧庄之李然、李远……及聚匪发粟散银守庄之翁裕光,倡首攻庄之林阿将兄弟……,并小刀会人犯分别拿究。」在漳泉的大械斗中,林凑为鹿仔港泉人领袖,可想而知,与帮助漳人的大里杙头人林仕慊结下樑子,然而最终林仕慊被斩首,而林凑幸运地逃过一劫,经黄仕简侦讯后无罪释放。

在这些纠缠不清的关係里,当王芬支持林爽文起义抗清,同时又受封为顺天国的平海大将军,成为义军阵营林爽文旗下的第二把交椅;相对的,当资助义军的泉郊首富林振嵩翻脸,默许林凑带着泉粤民壮大肆焚杀漳人聚落,将漳泉仇恨加温至最高点之时,王芬的位置是相当尴尬而且危险的。

清国奏章中提到王芬是这样说的:「查王芬伪称靖海大将军,且曾踞鹿港多日。」王芬为了让双方势力能够得到一个平衡,他时常出入鹿港,成为鹿仔港泉州派系与林爽文阵营的「夹心饼乾」;就战略上来说,鹿仔港是一个北部的咽喉要地,加上铺户居民稠密,彰化县城十数万难民群集杂处,对清国来说它是一个王芬再怎幺协调,都不能成为顺天军阵营的对外联络商港。

王芬的死亡时间、怎幺死亡

1787 年(乾隆 52)正月 6 日清国闽省的陆路提督任承恩,率 2 千 2 百援军抵达鹿仔港,据任承恩的报告:「是日风大,兵丁及军火器械不能拨船登岸,我独坐小船先到鹿仔港,安谕各庄及避难众百姓。正月初十日风势稍定,兵船全行上岸。」而在这之前,鹿仔港最高的武官只剩下守备陈邦光,因职等过低而不能上奏摺,因此这段期间清兵在鹿仔港的作为并没有正式记录,然而即使任承恩于正月 6 日自己先搭小船上岸,直到 9 日之前,亦未曾对鹿仔港情势写下只字片语;正巧,王芬便是在这段空白期只身返家,任承恩在奏摺上对于王芬之死也刻意含糊其词。

1786 年(乾隆 51)12 月 12 日是一个相当特别的日子:林爽文在南部準备要进攻台南府城,北部竹堑城在这天有相当激烈的一战,南部庄大田正準备进攻凤山旧城,而这一天,泉郊首富林振嵩从子林凑与亲清客家义民首李安善一同攻下被顺天军佔领的彰化县城,似乎这一切都被安排好,三日过后亦即 12 月 15 日,泉州籍纪春就知道王芬已经回到沙鹿麻园庄。

王芬究竟何时离开北部战场?王芬为何从竹堑城返回麻园?这两个事件的时间点相当靠近,是否他事先听到风声,接收到关于彰化县城的杀戮,以及大肚山台地的庄园陷于险境的暗示,才即刻赶回中部?12 月 12 日这一天,正当南北各地战场杀得如火如荼时,王芬正在南返途中。

其实关于竹堑战场的奏报中,并没有任何提到王芬参与攻城的报告,林爽文在南下攻府城的时候,留下王芬驻守中部,若果真如此,王芬应在林凑攻击彰化县城之时有所作为。据《平台纪事本末》,王芬「闻泉州义民盛,心猜疑,不自安,私回麻园。」似乎可以看到王芬的忧虑,像是身在远方,听到了些什幺要对于麻园不利的传言,他心急如焚,于是私底下回到老家。然而王芬为何不带一兵一卒必须要偷偷摸摸地回去呢?

在杀害王芬兇手的义民(从清国角度定义)供单中,可推测王芬身亡的可能时间。住在牛骂头庄的佃农、泉州同安人纪春供出,当他探知 12 月 15 日王芬返回麻园庄,便通知北路理番同知衙门的书办蔡运世,约同粤庄义民带人到麻园庄包围起来,最后是彰化县书办的郑岱把王芬擒获。

郑岱说:「王芬骑马逃走。小的赶去用长枪戳倒,把他拿获」,后来一群人(包括为首的蔡运世、陈秀成、饶凌碧、纪春、饶九如等)将王芬押至牛骂头庄,牛骂头庄的佃农、广东嘉应州客籍陈秀成一时气愤,拿起刀将王芬砍(注 5),并且将他的首级、手足割了下来,放在能够保存许久的石灰腌贮桶内。

但为何陈秀成如此气愤?他与王芬是甚幺关係?若说气愤,应是鹿仔港的泉人更为气愤,至少三年前的漳泉械斗的宿仇未解,对于王芬投向大里杙阵营不能谅解。而陈秀成的供词是这幺说的:「小的年二十七岁,原籍嘉应州,现住彰化牛骂头庄,耕种度日。这王芬是小的随同泉、粤义民围住麻园庄,是郑岱把他拿来,小的因王芬从逆作乱,一时痛恨,就拿刀将他砍死,割下头颅手足。本年正月内,同蔡运世等赴鹿港任提督辕门呈献的。」

供词中有一处疑似被中断:「『这王芬是小的』随同……」,「小的」与「随同」之间似乎还有其他说明;王芬与陈秀成极可能是族人或母戚,正巧王芬的母亲名为陈月云,同为姓陈。

诡谲的是任承恩并没有将事情原委交代清楚,并且将蔡运世与纪春等「赴鹿港任提督辕门呈献」的时间说得含糊,甚至在奏摺上故意安插在正月 12 日至 13 日的战报之后。任承恩向皇帝呈报:正月10日所有 2 千 2 百名清兵上岸,于隔日便即刻出兵,至今日草屯、南投市、虎仔坑和松柏岭等地剿匪。基本上刚渡海来台的大兵都有晕船和不适应的现象,如此行军打仗的可能性相当低。虽然不知任承恩意欲隐藏的秘密是什幺,但仍可推测王芬死亡的时间介于「12 月 15 日至正月 6 日」之间,而这样的想法与许雪姬教授的研究相同(注 6);而根据沙鹿「蔴园福兴宫」与牛骂头(今日清水)「永定宫王府将军庙」的记载,王芬的忌日为正月 17 日。

关于王芬死亡的传说

鹿港地方传说,在王芬被杀后「乾隆帝闻讯大怒,痛呼:『王芬大哥,我岂是要你死啊!』,将送至京师之首级发还鹿港,乡人嘉其忠义…」,以此表达乾隆皇帝爱惜人才的心情,但真相是否真如传闻呢?清国官方史料并没有相关纪录,但确认的是王芬的首级并未送到北京,只送泉州审查之后就送回鹿港了。

除此之外,坊间最着名的传说是这样的:「王芬自刎后,再惨遭清军肢解,这时候由颈部喷出青、红、白三色的血,白色的血直沖上天,红色血朝向沙鹿方向喷,青色的血则喷向鹿港⋯⋯」。就在王芬身陷重围中被陈秀成砍死的牛骂头庄鳌峰山上,有一间「王府将军庙(注 7)」,王芬的身体被葬在这里;王芬死后隔年 1788 年(乾隆 53),鹿港仕绅林振嵩将其首级安葬于鹿港仑仔顶,后扩建改为「福灵宫」;而麻园庄则在西元 1874 年(同治 13 年),王芬过世 87 年之后,因王芬显现神蹟在漳泉械斗中庇佑地方,而兴建了「福兴宫(注 8)」。

但为何泉粤义民将王芬的「首级」与「身体」分开埋葬呢?王芬的「身体」葬在清水鳌峰山五福圳自由车道停车场上,后来因兴建停车场,将之迁移到现在的「永定宫王府将军庙」,这座小庙没有沿革,因此无从得知何时建庙;而王芬的「首级」则安葬于鹿港福灵宫,根据史料,「于王芬死后隔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三年(西元一七八八年),由鹿港仕绅将其首级安葬于鹿港仑仔顶,并在其墓地建庙奉祀,初称为『王芬大哥冢』,又称『王恩大哥庙』。后扩建改为『福灵宫』,尊称为『王恩公』或『王芬大哥』。(注 9)」

《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与鹿港泉人之爱恨情仇(完)「首级」与「身体」分开埋葬的例子

身首分离入殓于阴阳两界是否具有某种特别目的或意义呢?

中国最知名有「上古大神蚩尤」,战败后被黄帝处死的案例;黄帝为避免其以神力复活,他的头和身体被分开埋葬(注 10)。而「割头俗(注 11)」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在该时代末期,巴伐利亚奥夫纳特(Ofnet)阿齐利文化(Azilian culture)的遗留物中,将砍下的头与身体分开埋葬,因为他们认为被砍下「头」的「灵魂」会转移到砍头者的身上,「头」是非常的神圣与重要的。

在美拉尼西亚,「头颅」常被製成木乃伊和保存起来,有时会作为「面具」来佩戴,目的是让佩戴者获得「死者的灵魂」;澳洲原住民相信这样砍头的话,被杀死的敌人的「灵魂」,会进入杀人者的体内。殷商更有「砍头祭」,晚商砍头现象很多并与祭祀相关,有的与建筑有关,可见于大型夯土基址上下或附近,一般头躯分离、同坑埋葬(注 12)。偶尔在中国以前的墓葬里,看见「头躯分葬」则是殉葬或者军俘葬在一起。

笔者询问平埔族朋友得知在部落中也有类似「头驱分离」的埋葬方式,往往「担心此人去有能力或法力以此作恶,死后怕作乱(注 13)」,故将头与身体分开埋葬,主要是因为原住民所重视的「灵力」与「头颅」有关,这个概念与跟远古文化或其他民族的想法如出一辙,然而「灵魂栖于头颅中」、「头颅拥有了灵力」这些案例实与王芬大哥的情况又不同。

王芬的「头颅」并非是在这些状况之下与其「身躯」分离、分葬的,其「头颅」埋葬在「鹿港福灵宫」,「身驱」被分葬于清水鳌峰山上。1971 年鹿港福灵宫因年久失修,「纪李招治」(曾任鹿港镇镇民代表)与地方仕绅等感念王芬大哥的爱乡爱民情操,自动修缮庙宇。重建期间挖掘出一个木盒子,装着的王芬大哥的头骨,上面贴有「王母娘娘做见证」、「好兄弟证盟」的符咒(注 14)。此一作法与上述的「头驱分葬」并不相同。

当年泉郊首富林振嵩为何请法师超渡,并请法师施写「王母娘娘见证」的符纸,需要「好兄弟证盟」的内容是什幺?是因为「王芬的『枉』死(注 15)」而请「王母娘娘来帮忙见证」、「证盟」吗?我们不得而知。从蒐集到的例子来看,「被气愤砍死」本身就是刻意而为之事,「头驱分葬」看起来则像是为了前面所做的事情而赎罪。

「福灵宫」立庙表示鹿仔港的悔意?

鹿仔港泉民祭祀王芬大哥的理由是甚幺?为何兴建「福灵宫」?

福灵宫王勋大将军庙的沿革有这幺一段文字:「……时闻彰泉纠众械斗,时林爽文为盟主,其叔林笑亦暗中挑唆……清将福康安迫击至蔴园头被奸民检举,时受林笑唆使…」,其中「时林爽文为盟主,其叔林笑亦暗中挑唆…」,在沿革内容中,多处发生错误,事后解释的意愿多过于悔意。

福康安带着八省精锐赴台的时间,已在王芬过世后的九个多月,沿革刻意误写,又说检举王芬的奸民乃是受到林爽文族叔林笑的挑拨,而做出伤害王芬大哥的事情,以至于遭遇福康安大军迫击至沙鹿蔴园,最后只身不敌而壮烈成仁。关于林笑是谁,又是另一段故事,福灵宫沿革的描绘虚实参半,无论如何王芬被杀了,鹿仔港泉人和粤民都认为这一切若非林爽文族人唆使,不会发生,而王芬的死亡的兇手是福康安大军,而非义民所为。

麻园和牛骂头庄所发生的一切,是否都与林振嵩毫无关係?身为鹿仔港八郊领袖的他,是否默许了纪春、蔡运世、陈秀成等人所为,将十年以来保护鹿港的英雄王芬给杀害了?只因王芬不愿背叛林爽文,与鹿仔港泉人站在同一阵线吗?

在此之前,笔者一直在思索,为何林振嵩起初愿意资助林爽文的军需,且其生平做了许多照顾底层人们的义举,如施棺木、拾字纸、收遗骸、置义冢、修桥樑、平道路等等,林振嵩究竟是怎幺样的一个人?若从义举来看,他的心肠应是柔软、重情的;但若将此一逻辑延伸,长久以来保护鹿港安定、不被海贼骚扰且重情重义的王芬,不应在他的眼皮下被泉州和粤民包围而死…。

也许对泉州商人来说,鹿港与泉州直航通商的利益庞大,资助「林爽文抗清」一旦失败,鹿仔港是否将面临封港的命运?投资商人无法面对不稳定的变数,加上前两年的分类大械斗,凸显複杂的「族群利益」关係,商人没办法预测若林爽文果真夺取政权,原本好不容易取得的贸易利益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对鹿港八郊商贾而言,至少在清国的治理下,鹿港对渡贸易的繁荣与安全是可以掌握的。

再来鹿港泉籍商人可能面临大肚溪对岸涂葛堀港的崛起的威胁,位于大肚溪北岸的「龙井林家」掌握了进入大肚溪流域的要地,而这些商船货运的利益正是长久以往泉州商人们所梦寐以求的。涂葛堀港的腹肚包括大肚街的「林泮」,他是林爽文的堂兄,抗清运动的重要人物而邻近龙井(古名水里)的沙辘又是顺天国第二把交椅王芬的地盘。在种种条件与考量底下,身为鹿港首富的领导者林振嵩,为保护泉州人的最大利益,他应只有两种做法,一是要求王芬回头看顾泉人利益,或者牺牲王芬自己让泉人更团结。

最后,鹿港福灵宫的沿革上提及「受林笑唆使」,可见林笑与鹿港泉人和牛骂头粤民的关係匪浅,听起来也是欲陷害王芬大哥的人之一,是否这是一种嫁祸,将王芬的死因误植于同阵营唆使的邪恶目的,同时也撕裂顺天军旗下不同族群间的情感,让漳泉客不能同心一致抗清?

很不幸地,此一策略完全奏效,漳泉分裂让鹿仔港泉人无后顾之忧、名正言顺地与顺天军对峙,而「王芬之死」在「林爽文事件」中发出哀鸣的前奏!

全文完

【注释】
    林振嵩致富后积极参与鹿港地方事务,1775年(乾隆40年)鹿仔港巡检王坦与幕僚浙江绍兴魏子鸣倡议,林振嵩及泉、厦郊商户共同捐资,于1777(乾隆42年)创立鹿港第一个慈善组织「敬义园」,举凡施棺木、拾字纸、收遗骸、置义冢、修桥樑、平道路等公益,是当时最具规模的慈善组织。彰化北斗国中的学生专题计画:张帛轩、陈畇涵、林诗颖、林映岑、李明莹、苏丽美、严少萱、陈欣妤,〈日茂风华,八郊之首-日茂行传奇〉两岸史话-福尔摩沙真面貌 陈仕贤〈永宁、鹿港日茂行家族文化研究〉据林爽文供词:「再,起义的林泮,在彰化县打仗被杀。王芬、林理生被鹿仔港义民杀了。…不敢妄供。」许雪姬,〈误读乾隆、误解清制–王芬的官家记载与民间传说〉,《故宫学术季刊》21:1,页 194,2003 年 10 月。清水永定宫王府将军庙位于台中县清水镇鳌峰山虎头崎石埠边,农曆 6 月 14 日为王勋的诞辰,农曆正月 17 日则为王勋的忌日,现因道路开发有所迁移。《沙鹿誌》关于「蔴园福兴宫」记载:『乾隆五十一年(西元 1786 年),林爽文起义抗清,以王勋和庄大田为先锋。因王勋助攻彰化县城 有功,升其为平海大将军。乾隆五十三年,林爽失败被捕,王勋逃至虎头山亦为清兵所执,就地正法。乾隆五十五年(西元 1790 年),本地漳 泉再度械斗,双方死伤惨重,唯蔴园庄民牺牲甚微,以为係王勋显灵庇 佑所致,故共议建庙奉祀。是年八月破土,十月峻工,名之为「福兴宫」。村民感念其恩德,不直呼其名,故尊之为「福兴公」。〈沙鹿蔴园福兴宫庙方沿革誌〉碑文对王勋的神格化,有更进一步的建立: 时至二次大战,盟军战机屡屡空袭轰炸,期间庄民曾见千岁显灵腾空护卫。 日本殖民政府广徵台湾民兵,乡里子弟远征前必至圣殿求得千岁香火随身, 因此多能逢兇化吉,平安返乡,千岁名扬八方,威灵益显崇高。文化资源地理资讯系统「鹿港福灵宫」〈传说中的上古大神蚩尤真的存在吗〉割头俗墓葬研究工作坊史前墓葬的动态与静态分析;陶敛葬与砍头祭(组图)原住民与平埔族群这样的埋葬方式,起因于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事件发生时,有的族人被砍头不能葬在家屋里面的葬法;其中被猎头的首级,则因头颅具有「灵力」,所以在放置上也要面向此人族群的方向。(Tai Hsu Leo 2018.8.22)。在台湾和其他国家原住民有「猎首」的行为,「带回头颅」则是为了带回被征服敌人的灵魂。张凯惠,《爽文你好吗》:挖掘出王芬大哥之头骨,以及压在头骨上的两块红砖。砖上以硃笔于正中央画一大型符箓,红砖旁各有五字,以「行书」写着:「王母做见证」及「好兄弟证盟」,页 160、162,也品文艺工作室出版。关于「枉死」,「头驱分葬」的例子:〈粤剧老倌讲述:华光神威勘破冤情,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原来这也是上一辈的事情了,当初有七个商人在海上遇上了暴风雨落难,船被吹到了这个海边小村,船上装载着下南洋的货款,上岸之后刚开始村民没有发现他们有那幺多钱,晚上的时候一不小心,财露了白,于是就有几个村名起了杀心,见财起意,当晚就伙同几个人一起把这几个人给做了,之后就埋藏在后山的一处。可是之后村子里就不太平了,怪事频频传出,后来请了一位风水先生,经过指点,重新起出这七个人尸首,发现面目如生丝毫不烂,于是就将他们身首分离,分开埋葬,首级就埋在老松树下,身体则在村的另一头,并在上面盖了华光庙作为镇压。每年杀人的这一天都必须做三天神功戏来压制冤魂,这也就是为什幺这里的华光圣诞和别处不同的缘故。而随着老一辈的渐渐死去,现在当年的兇手也只剩下村长一人了。
《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与鹿港泉人之爱恨情仇(完)爽文你好吗:跨域历史小说
    作者:张凯惠出版社:也品文艺出版日期:2018/05/04读册生活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金石堂网路书店购书